常州工程机械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工程机械厂家

贺州石材产业发展史

发布时间:2022年04月22日    点击:[0]人次

贺州石材产业发展史

贺州石材产业发展史

前言:贺州平桂管理区有着得天独厚的石材资源,大理石、花岗岩等石材储藏量达60多亿立方米。目前,贺州正积极谋划发展好这一特色优势产业,认真规划建设好平(桂)西(湾)旺(高)工业园区,使之连成一片,打造成上规模的石材产业区,为全市财政收入和经济增长作贡献;生态新城对城市发展重心的调整、城市框架的拉大、城市规模的扩大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要大手笔规划、高标准建设,推动城市发展与产业转型升级相融合。

12月16日上午,前往贺州市平桂管理区,去采访“石头”。历经千百万年地质变化,在贺州市广阔的大地上,形成了华南地区最大的汉白玉大理石矿山资源,远景储量达26亿立方米。贺州大理石有白色、灰白色、黄白色、灰黑色、黑色等类型,其中白色型占整个大理石储量的76%,为目前华南地区规模最大,是中国乃至亚洲少有的特大型白色大理石矿山之一,储存量和开采量位居全国前列。区内外石材客商都习惯把贺州白色大理石叫做“贺州白”或“广西白”。“贺州白”可与意大利大理石著名品牌“卡拉拉”相媲美。

千百年来,贺州漫山遍野的大理石,曾是当地人抱怨的“发财致富绊脚石”。“满山的石头,不能啃,也不能吃。”平桂管理区的左有新说:“那时候,人们想得更多的是田里能产多少稻子,能收多少油茶。”

上个世纪80年代,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春风吹遍了祖国大地,左有新一家没有分到好田地,却分到了“石头山”,这让他们觉得“运气很不好”。

1992年前后,平桂区西湾附近有人开始采掘石材,并且很快致富。“曾经无用的石头”,犹如一夜之间成了众人争相攀捧的“通灵宝玉”。一场肩背马驮的石材开发热迅速掀起,“疯狂的石头”拉开序幕。

左有新兄弟也从石头山中看到了“点石成金”的希望。

“当时开采大理石不需要过多的技术,有钢锯,有力气就能上阵。”左有新回忆,“那时候没有铲车,靠人工推斗车,锯下一块石头,要30多个人用绳子拉。”

历经20多年,左有新兄弟经营的石材公司已成当地最大石材企业。“员工80多人,现代化设备,10年前干一年的业务,现在一天就能完成。”左有新说。

然而,在贺州市石材产业轰轰烈烈起步时,广东的云浮已平步青云。仅在1992、1993两年间,这里的石材企业迅猛发展,增至2260多家,形成了年产板材850多万平方米、石材石粉70万吨的生产能力,石材工业年总产值达10亿多元。而即便到目前,贺州石材企业才有344家,能称得上大企业的寥寥无几。

一样的石头,不一样的价格,这让贺州人深思。

有人认为是管理与技术的问题。自2008年以来,贺州市近300多家石材企业从“个体户”升级为“有限公司”,在管理与技术上进行了普遍革新。然而,即便如此,贺州石材产业仍起色不大。一样的石头,还是不一样的价格。

有洞晓业界的明白人说了句敞亮话:“贺州石材业一直徘徊于低端石材市场,错过了像云浮那样的机遇。随着国内石材产业走下坡路,低端石材产业尤其没有市场,逆势发展,当然没有出路。”

此外,由于低端石材开发污染环境,地方的管理越来越严,“疯狂的石头”开始变成“时运不济的石头”。

然而,另一个现象,让这块“时运不济的石头”看到了时来运转的机遇。单纯的石材业徘徊不前,而靠石材产业的边角料加工碳酸钙粉体的企业快速崛起。今年前7个月,贺州规模以上石材碳酸钙企业40家,工业总产值29.75亿元,占了石材产业的50%以上,同比却增长24.94%。

碳酸钙是利用石材产业的边角料进行深加工的结果,却创造出比石材板材更大的价值。据此,有人发现“挖宝石的比不了捡破烂的”,最先有这个发现的是本地青年李奇洪。

李奇洪毕业于北京机械工业学院,到海南下过海,但并没有淘到金,回乡后在国有企业当了一名技术员。

1994年,李奇洪调查发现,超细石粉和超细碳酸钙粉在国内市场中有很大发展潜力,既是优良的填充剂和性能改良剂,又广泛用于塑料、橡胶、造纸、涂料、饲料、医药、日用化工、玻璃、陶瓷等领域。

重新发现了“石头”的李奇洪,决定辞去“铁饭碗”,与几个年龄相仿的年轻人凑了15万元钱,并租用了建筑瓷厂一个100多平方米的废弃车库作为生产车间,利用自己的机械知识设计了超细粉体生产线。

1997年,李奇洪挂牌成立了贺州第一家以大理石边角料为原材料的粉体加工企业。

如今,李奇洪的公司设立了“贺州市粉体科技研究中心”,引进了世界最先进的英国马尔文粉体粒度检测仪,完善了各项研发措施,陆续研发出几种超细粉碎设备,被全国化学标准技术委员会确认为国家标准起草单位,直接参与《工业重质碳酸钙》国家行业标准的制定。

在李奇洪公司的示范带动下,其他石材企业纷纷斥巨资进行生产工艺的优化和生产设备的引进改造,推动品牌的升级。

今年广西两会上,自治区将贺州市碳酸钙产业纳入广西14个千亿元产业之一。借此东风,贺州全力推进“千亿元产业示范基地”建设。

目前,示范基地内共有科隆、伟业、华南等一大批具有一定规模的大理石重钙粉体加工企业88家,产品行销国内和东亚、东南亚地区。

一块石头,历经劫难,如今磨成了粉。故事到此并没有结束,而是仍在继续。

有把石头粉又加工成石头的,利升人造大理石就是其中的典范。他们通过技术手段,把石头粉重新合成人造石,更美观,更环保,硬度更高,家里橱柜上所用的台面,一般都是这种石头。有把石头粉做成涂料的,譬如兄弟路标涂料公司;有把石头做成编织袋的,譬如宝藏塑料编织袋公司生产的高密度编织袋,原料30%多是碳酸钙粉……祥龙、富思源碳酸钙母粒,冠成蒸汽沙灰砖、南辉、锦宏、恒泰、大华、龙光、棋盛、万升、南升、力丰人造岗石、金慧涂料、华砻树脂等等,一个个碳酸钙粉体下游产品项目,延续着石头的故事,甚至我们用的牙膏、润肤乳、沐浴乳等等,都用大量的碳酸钙作为填充剂。

在贺州,一条“大理石原料-大理石板材和工艺品-大理石边角废料回收-重钙碳酸钙超新粉-合成人造大理石-碳酸钙新材料(涂料、纸业等)”的石材循环产业链已初具规模,不但实现了对资源的充分利用,而且形成了完美的产业循环,降低了对环境的污染。

石头的故事,越演绎越精彩!

肿瘤检测

肺癌的危险因素

癌症检测